新生代

小城青年到网络影视出品人的发迹梦 |创作人系列23

0

关于苏沫颜的名字,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一个谜。

0 (1)
无论是微博、微信还是早年在QQ,你如果未曾见过他,一定以为这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生。
 
他伪装的太巧妙,以至于头顶“闺蜜小说作家”的头衔,在混迹微博的几年里,他轻而易举的积累了数万粉丝和诸多被他称作“大蜜”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苏沫颜,是在网络上认识的两年后,也就是2010年,坦白讲,见到他,你很难想象平时在QQ中和你交谈的人竟然是一个十足的北方汉子的形象。
 
但苏沫颜是地道的南方人。出生在一个有着2300多年的历史古城,太湖南岸的湖州长兴。
 
大概是2011年,我刚来北京上学,苏沫颜告诉我,他计划在北京工作了。在一个老友的介绍下,他选择了眼下炙手可热但在当时前途未知的网络文学行业。
 
有一天傍晚,苏沫颜约我去公司吃饭,我坐了半个小时的355公交车,来到西三旗。
 

老友相聚,自然很是开心。

0 (3)

那天,我们聊得很晚,我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一点。老苏说,这么晚你宿舍肯定关了,我在旁边给你订个酒店你晚上就不要走了,一会儿继续喝点。我说好,随后陪苏沫颜回家取充电器,坦率的讲,到他住所的一刻我有点吃惊。
 
一个不到八平米的隔断间,即使白天屋里都漆黑一片,四周散落了各种东西。我说老苏你怎么过的这么惨?他说没办法,刚入行都这样,坚持几年就好了。
 
这件事上,苏沫颜没吹牛。接下来的一年里,苏沫颜凭着扎实的文字基础和作家身份,在这个江湖氛围浓重的行业里越发游刃有余,从网站的责编到编辑组长,从副主编到主编,最后成为网站的总编辑。
 
也就是这个时候,苏沫颜的写完了许诺N年之久的书稿。没过多久,《妖颜惑众》上市了。
 
作为一个作者,写的书能够顺利出版上市,是一个莫大的荣耀。
 
苏沫颜约了一个风格迥异的女作者在后海的酒吧里郑重其事的搞了场发布会。当天去了很多媒体。发布会结束,我和苏沫颜约在后海附近的一家餐厅吃宵夜。
 
席间,一向很少喝酒的苏沫颜喝了不少,吃的差不多的时候,他若无其事的对我说,老宋,我想出去闯一闯了。
 
我并没有觉得这话来得突兀,似乎他从底子上就不是一个安份守己的人,但凡看到机会,他总要试一试,非得撞的头破血流或者名声在外。
 
苏沫颜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的师父宣伟,宣伟说了一个字,好。
于是,就这样,苏沫颜带着对未来的期望和未知,重新上路了。
 
一切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利,有几个月的时间里他每天忙着见各种投资人和打磨BP,但每次都是兴致勃勃的去垂头丧气的回。
 

有一次我去他家里看他,房间除了从八平米的隔断间换成一个次卧,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变化。

我问他,你放着好好的高薪不做,何苦呢?
 

苏沫颜苦笑着说,没办法,人生机会不多,看到了,总要试一试。

0 (5)

机会总是在你无法预料的时候到来,经朋友介绍,一个洛阳的投资人找到他,对方许诺了一笔投资,但前提是公司必须开在洛阳,而此刻,苏沫颜已经快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他退了北京的房子,因为租约还没到期,为此赔了房东一个月的押金。
 
到了洛阳没多久,投资款顺利到账,公司开张。
 
凭着在网络文学圈积攒下的经验和网文圈一些老友的帮衬下,苏沫颜的公司开始走向正轨。
 
网站顺利上线编辑团队扩充,第一批签约的书籍也都在指定日期顺利完稿。为了让网站快速的积累大批读者,苏沫颜选择了放宽上架图书的审核标准,用他的话说,先把量做起来,慢慢的再挑精品。这一招果然很奏效,无论是作者还是读者,都有了快速的增长。
 
随着网站的知名度日渐提高,有不少影视公司找上门洽谈相关作品的影视版权购入,那个时候是2013年年初,市场上还没有ip概念,苏沫颜将旗下数十部热门小说版权卖给了这些公司,除去各种分成,纯收入竟然达到上百万。
 

2014年4月,国家网信办开始重点针对网络文学展开净化活动,很多知名的网络小说平台都受到波及,苏沫颜的公司也未能幸免。在净化活动的头一天,苏沫颜跟新浪读书频道签署了书籍销售协议,没想到第二天全网开展净化,因为其平台提供的书籍内容涉及暧昧,不幸中枪下架,网站也被迫关闭,投资人也因此撤股停止投入。

0 (4)

 一手做起来的小说网站就这么没了,苏沫颜心灰意冷,回到了长兴老家休息。
 
5月初一天,之前跟苏沫颜买过小说版权的影视公司老板给他发来短信,希望就某部作品合拍一部互联网性质的电影。要知道,在当时电影就是电影,没有什么互联网电影的概念,而这所谓的互联网电影正是2013年之前以网络平台为播出的微电影的升级版,在此之后,互联网电影有了明确的付费模式。
 

闲来无事,苏沫颜约了该老板见面,虽然对于影视他的印象只停留在电影院时代,但这丝毫不干涉到他对于电影在互联网平台播出的理解。最初的互联网电影,投资小,风险低,成片快,回报高,只要掐准时间,投了肯定得赚!苏沫颜在网络小说行业从事多年,知道这个互联网电影意味着什么,于是拿出了100万做了四部小成本的网络电影,最终,其中的两部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另外两部,却中途夭折。

好好的片子怎么会夭折呢?苏沫颜心中产生了很多疑问,带着这样的疑问,他开始做了一系列调查。

原来,导演看出了苏沫颜电影的制作并不完全懂,在前面两部戏取得收益后获得了苏沫颜的信任后,在后面两部戏中,各种暗中克扣,与制片、演员、制作签订阴阳合同。最终,大部分投资款进入了他私人腰包。片子最终未能上映。
 
在得知这些后,苏沫颜并没有去追讨,而是迅速终止了合作。几年后谈起此事,苏沫颜说,就当交学费了,何况前两部的收益放到后面这两部片子中,也算不亏。
 
与此同时,他看到了网络电影和网络剧的即将崛起的市场。他决定进入这个行业。他换了微博和微信的头像,也改了名字。对于他而言,这是一个崭新的事业。
 
在厦门一家公司邀请下,苏沫颜加入了厦门的一家影视公司担任副总裁,期间操作了几部网络大电影及院线作品,后来因为理念上的一些差别,以及浙江对文创行业的支持,他选择回到杭州。
不久后,在和一个杭州传统企业的老板长谈后,对方明确表明了对影视的兴趣。双方确立了合作意向。苏沫颜担任新公司的互联网电影中心的总经理。
 
一个月以前,这家公司的第一部戏在北京杀青并举行了发布会。老苏邀请我去参加。中途从会场出来,我问他,苏沫颜这个名字究竟是怎么来的。
 

他冲我笑了一下,目光看向窗外,往事如烟。

关于苏沫颜:闺蜜小说作家,前阅路小说网总编辑,电影投资人,现任九之马影业(集团)互联网电影中心总经理

作者 :喜悦


一本穿越古今的失恋秘笈,一段笑中带泪的爱情故事。比影版更青春,比剧版更动人,全失恋阵线联盟倾力打造,走心走肾温暖城市孤单的你我——

 

@中国恋爱纪实小说先锋《失恋33天》同名话剧

@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影片《失恋33天》舞台力现

@感动数千万豆瓣网友失恋日记《失恋33天》真人演绎

@一线话剧制作人关墨轩、吴际与舞美指导谭泽恩联袂加持

@孪生小说集《我以为这是我最后一次恋爱》同步出版

@比黄小仙还“仙”,比王小贱还“贱”

@陈亮导演作品,话剧版《失恋33天》2016年11月11日初冬登场

天才派:文娱产业内容创作人才聚集地。我们报道有思想有态度有目标的优秀创作人,提供工作室注册、法律财务知识支持、整合营销及品牌经纪等一站式经理人服务。

项目合作及业务咨询请联系小派微信:piegroups.

 

 

近期发布

文章评论

Optionally add an image (JPEG only)